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娱乐重生之绝色娇娃第186章 苏空蓝的婚礼

第186章 苏空蓝的婚礼

洛老爷子默默然的点点头,“是,苏家需要一个联姻的牺牲品,而苏老混蛋得知了苏空蓝对你所做的那些事情之后,就决定让她去联姻,嫁的那个人,雪丫头你也应该认识的,你还去人家的婚礼现场大闹了一次,带跑了人家的新娘子......”

“是向家那个不学无术而又风流放荡的二世祖向鑫灏?!”真雪猛然想了起来。

洛老爷子静静地点点头,“向家的那个小子,你应该知道的,吃喝嫖赌样样全,嫁给了那种人,苏空蓝这辈子算是毁了。”

“苏空蓝竟然嫁给那种人渣?!”真雪有些茫然,自己当初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林若惜从向鑫灏的手里拯救出来,也多亏了洛老爷子帮自己擦屁股,这才没有惹下麻烦,没想到,今天竟然轮到苏空蓝吗?

这样的话,算不算是报应?!

犹豫了一下,真雪默默然的点点头,“我去。”

修亚屁颠屁颠的把真雪接回家,像个女皇般的伺候着,又偷偷的让福利斯准备一枚求婚戒指,守候在真雪身边,时不时的还径自嘿嘿的傻笑了起来,引得泰寒羽、林若惜、乔森等人侧目而视。

当修亚把真雪怀孕的消息告诉给别墅的众人时,整个别墅差点被掀开了,泰寒羽、林若惜等人兴奋得差点一蹦三尺高,尤其是林若惜,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大叫道,“我要当干妈了!我要当干妈了!太好了!”

见到林若惜这副样子,真雪一脸黑线,真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的人是你呢!

当天晚上,谁也没有想到,堂堂艾利森特家主竟然亲自降临,足见他对真雪怀孕的重视。

他接到福利斯传来的消息,就即刻从遥远的瑞士赶来,带来了一大批家族影卫和侍女,只是为了来看看自己怀孕的孙媳妇,至于当初因为真雪不肯离开舞台时,产生的那点隔阂和争执,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至于真雪......现在俨然是女王级别的待遇,众人好吃好喝的供着,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好不逍遥自在。

两天后,一行人再次赶回了琅水市,去参加苏空蓝的婚礼,当然,不仅仅是真雪和修亚,林若惜、泰寒羽、洛明希等人也都会前往,所有收到过苏空蓝影响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前往琅水市,参加这次婚礼。

或许,这就是命运,一切都是从琅水市开始的,也一切都将结束在琅水市。

在琅水市休息了一晚,次日清晨,真雪一袭雪色长裙和修亚宛若神仙中人的出现在马歇尔酒店的宴会厅,也正是婚礼现场,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不少人都认出了这位国际天后、好莱坞巨星,不明白个中缘由的人只有忍不住啧啧称叹,暗道苏家面子大,而明白这一切事事非非的人,只能感叹着人非物是,时过境迁。

谁又能想像得到,苏空蓝和真雪这对冤家对头,竟然是亲表姐妹?!

称叹声并没有因为真雪和修亚的到来而停止,当林若惜一袭水蓝色长裙挽着泰寒羽的手臂,款款的出现在婚礼现场的时候,向家自然是恨得牙根痒痒,却又不敢说些什么,谁不知道,林若惜身后站的是真雪——那个背景大得吓人的天之骄女?!

今天的苏空蓝,穿着一袭白色婚纱,甜美高贵,挽着向鑫灏的手臂,跟众多宾客推杯换盏,笑语盈盈,仿佛这个婚姻自己心甘情愿一般,可是,谁又能看得懂她心头间的苦涩?自己爷爷的命令,绝对不容许违背!

当她挽着向鑫灏的手臂,走到这个圈子敬酒的时候,看见这群人,不仅仅是苏空蓝,就连向鑫灏都愣在那里,望着真雪和林若惜美丽的容颜,向鑫灏眼里闪过一抹贪婪和畏惧,这两个女人,自己动不得的,他知道。

处于对真雪和修亚、洛明希的畏惧,向鑫灏只是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这个圈子,跑到不远处跟一些三流小明星调情去了,只留下苏空蓝独自面对这一群人。

看见真雪,苏空蓝勉强的挤出了一抹笑容,犹豫了一下,再次扬起了甜美的笑容,只是这笑容里,有着说不清的苦和悲,“真雪小姐、林小姐、泰先生,还有......洛先生、艾利森特先生,万分感谢你们能够来参加我和向鑫灏的婚礼。”

这些挑了挑眉毛,端起酒杯,不咸不淡的道,“苏小姐和向先生,真的是天作之合啊,希望二位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白首到老。”

修亚给了真雪一个威胁的眼神,径自卸下真雪手上的酒杯,忍不住训斥道,“都已经怀孕了,还敢喝酒?!”

真雪俏皮的挽住了修亚的胳膊,一副甜蜜而幸福的模样。

看见两个人之间的温柔和甜蜜,苏空蓝想了想自己身边向鑫灏的德性忍不住心一片凄凉。

苏空蓝将酒杯敬向了林若惜,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向鑫灏,淡淡的道,“当年,你要嫁给他,是我从中设计的,却没想到,自己自食恶果......现在的我,就如同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嫁给了这样的人,这辈子算是毁了,失去了爷爷的宠爱,我所有曾经拥有的一切美好和浮华,也都散了......”

说着,苏空蓝端起酒杯,仰头而尽。

林若惜也浅啄了一口酒,紧紧地挽住泰寒羽的胳膊,将目光投向真雪,眼里满是温暖和庆幸,“当年,幸亏有真雪在,我很庆幸,交到这样一个朋友......”

洛明希端了端酒杯,露出一摸温暖的笑容,语气里却有着丝丝遗憾,“蓝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希望你能够幸福。”

“谢谢你,希......不!洛先生。”苏空蓝端起酒杯,再次仰头饮尽,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悄悄的滴落下来。

明希,我直到今天,才明白,我当年对修亚的感情,是得不到时的争强好胜,那不是爱;我对你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爱情啊!可惜呢,当我幡然悔悟这一切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你把你的心给了别人,与我形同陌路,所以,我恨!我嫉妒,我不择手段的想要把那个女人毁掉......

我这个人,争强好胜、任性娇纵了三十多年,知道今天,终于看懂,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恶果......

当年,如果我没有玩那起金蝉脱壳的计谋,那该有多好?若果那个时候懂得,此刻我身边挽着的人该是你,明希......如果那个时候懂得这些,我又应该是多么的幸福甜蜜,你的温柔、你的宠溺......

真雪,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你竟然是我的表妹?!而在爷爷心中,我伺候了他这么多年,却始终比不上刚刚和你认亲的几天......

想到这里,苏空蓝又倒了一杯酒,向真雪敬了敬,仰头饮尽,红着眼圈,终于淡淡的道,“真雪,跟你斗了这么久,现在,我终于承认,我输了,输得很惨、很彻底......”

真雪神情漠然地望着苏空蓝。

“我输掉了明希哥,输掉了天修,输掉了......我哥哥,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你吗?我生命中最为重要而珍视的四个男人,你凭什么跟我抢?!”

“直到今天,你选择了修亚,而我落到这种地步,按理来说,我应该悔悟了,可是我还是恨你!恨得要死!”说着,苏空蓝的泪水落了下来,“我哥哥,原本叫苏空夜,因为不喜欢爷爷的专制,毅然离开家族......你来我们家那天,是哥哥这么久之后,第一次回家!但就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

“他喜欢的女孩子,竟然是自己的亲表妹,你要他怎么面对这一切?!”苏空蓝忍不住低声咆哮了出来,“哥哥那么善良,如果不是以为你,他怎么会受到那样的伤害?!他再也没有勇气面对这样的喜欢,面对这样的家族,所以,就在刚刚......哥哥已经离开去了日本,在没有忘掉这一切之前,她是再也不会回来的!”

“你害得我哥哥如此,你说,我有什么权利不恨你?!”

真雪安静的望着苏空蓝,目光冰冷而沉静,“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是我害得你哥哥?是他自己怯懦而已!从当初他对我的感情开始,他就一直都在逃避!从来都没有勇气向我告白,而今天又发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竟然是自己的表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又在逃避!他从一开始就在逃避,一直逃避到最后,我凭什么要对他心存愧疚?!”

“我......”苏空蓝终于哑然,彻底沉默了下来,此时酒劲已经发作,摇晃了一下身躯,苏空蓝向几个人凄惨的笑了笑,“几位,今天在这好好玩,我先去找向鑫灏了。”

看着苏空蓝离去的背影,洛明希终于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喃喃的道,“当年那么甜美可人的小丫头,谁又能想象得到,她最后竟然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真雪冷漠依旧,“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吵闹了起来,真雪和林若惜循声望去,却见到许琳正在拉拉扯扯着真月和真舞两个人,似乎在吵闹着什么,真月躲在真舞身后,抹着眼泪,真舞正在跟许琳争执着什么,周围不少人向这几个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看见真舞,修亚脸色微微的有些变化,他最不愿意雪歌和真舞相见,万一真舞把自己要挟威逼她离开绯色天空的事情告诉给雪歌,以雪歌刚烈的个性,她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行为!那么,自己将失去真雪和两个人共有的孩子!

想到这里,修亚微微的打了一个寒噤......

看见此景,林若惜轻轻地拉了拉真雪的手,“真雪,帮帮他们吧!毕竟,真月当年只是任性,真舞也只是被许琳胁迫而已......”

真雪犹豫了一下,自欺欺人的道,“你记住,我不是去帮他们,只是看许琳不太顺眼,想给她一个教训而已!”

“安啦!安啦!”林若惜捂着小嘴偷乐,明明就是心软了,想原谅真月和真舞,却还那么自欺欺人的说是教训许琳?!

说着,真雪和林若惜挽着手臂,宛若女王降临一般走到几个人面前,看见真雪和林若惜,真月和真舞明显露出一抹惊喜之色,默契而自然地站到了两个人旁边,如同当年在天麟高中那样,四个女孩站在一起,神情高傲而不屑。

许琳看见真雪和林若惜脸色顿变,“你们多来干什么?我跟我女儿说话,又关你们什么事情?”

真雪冷笑,“当然不关我的事情了,但是,某些人做点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我看不顺眼,想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无耻,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要利用,现在被戳穿了,就死皮赖脸=厚颜无耻的跑过来......”

“够了!”许琳歇斯底里的咆哮了出来,“我对自己女儿怎么样,管你们什么事?!她是我生的、我养的,就得听我的!你们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几个被我设计玩弄了这么多年的棋子罢了,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

“就算你是我的妈妈,这是我的人生,不容得你来主宰!”真月终于叫喊出来,泪水簌簌的顺着脸颊落了下来,“你做了这么多错事,难道还不忏悔吗?你还想利用我们,利用到什么时候?!”

“够了,”苏空蓝款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许琳歇斯底里的模样,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向不远处的梁天儒道,“梁先生,你似乎和这位许女士是旧相识吧?麻烦你把这个女人架走,她的神智似乎不太清醒,您还是跟她好好聊聊比较好。”

梁天儒听见苏空蓝的话语,脸色微微的一变,对于面前歇斯底里的许琳,他实在有些忌讳,尤其是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想到这里,梁天儒将目光投向了跟自己眉宇间有些相似的真月。

“许琳,好久不见啊!”梁天儒款步走了出来,淡淡一笑,“关于我们的事情,还有关于真月小姐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应该单独聊聊了......”

目送这情绪明显不对劲的许琳离开,真雪无奈的摇摇头,刚要拉着林若惜离开,林若惜却拉住了真雪,环视了一眼几个人,温柔的道,“真雪,给他们一个机会吧?这么多年过来,所有的恩恩怨怨都随风散了吧,我们绯色天空好好谈一次,把过去的一切都讲明白。”

真雪别扭的转过头去,淡淡的问道,“有必要吗?”

“真雪,你任性够了吧?!”林若惜也忍不住冷下了脸色,静静的退后一步,站到了真舞和真月身边,心痛的目光望着真雪,“你怎么就这么冷血?难道你真的忍心这么对待真月和真舞吗?你只是想着自己被他们背叛,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你能不能宽容一点,别那么冷血?!”

说着,林若惜被气得红了眼眶,直掉眼泪,“你只是记着自己被他们背叛,但是你有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想一想?舞姐确实做错了事,但她那个时候只是一时的动摇,却被许琳钻了空子,还被拍了照片,这才被迫离开我们的,难道这就可以成为你记恨她的理由吗?更何况,你有没有考虑过,舞姐离开绯色天空,她为的是我们绯色天空考虑啊!一旦那些照片曝光,受到影响的将会是我们所有人,为了让我们不被影响,她宁肯自己忍着心痛离开我们,也不愿意让我和你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面对这样的朋友,你有什么权利职责?!”

“还有真月,你不是一直在疑惑,当年真月为什么会鼓起勇气离开绯色天空吗?好,我来告诉你,当年是她的妈妈伪造了你的录音带!”

“你根本就不懂生活在你阴影下的真月,因为你一直生活在明希哥和天修哥的宠爱之中,你一直都是璀璨闪耀的一个!如果换成是你,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成为众人欢呼的存在,每部电视剧里都是万众瞩目的女主角,而自己只是朋友身边的陪衬,你的心会那么好受吗?别跟我说,你不会嫉妒!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不是圣人!”

“你有没有想过,你帮着舞姐作弊,成为普林斯顿的交流生,却把真月独自留在国内......拜托!你能不能公平一点?!舞姐是我们的朋友,真月也同样是我们的朋友啊!”

“你更加不会知道,当初真月离开绯色天空,也同样是因为明希哥啊!”说着,林若惜将委屈的泪水投向了洛明希,“明希哥,这个秘密,我本来是想永远的为真月保存下去,这是我和她之间共同的约定,但是......到今天,我不能不说!真月早就已经偷偷的喜欢上了你啊!而你对真月一直不闻不问,你的眼里只有真雪,你要真月一个女孩子怎么办?!一边是自己的好朋友,一边是自己第一次偷偷喜欢的人,你要她怎么留在绯色天空?”

“更何况,在我们对立面的,是她的妈妈啊!如果是你,你会放弃自己的母亲,而选择自己的朋友吗?真雪,你给我想清楚!你这样对他们,公平吗?”

“真雪,如果这就是你的骄傲,那么,我只能说,你的骄傲太残忍......”

“真雪,醒醒吧!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这么 多年的情谊了吗?我们是朋友啊,我们是那么多年的死党的!难道仅仅就是因为年少轻狂犯下的错误,就要用一生来赎罪吗?!真舞和真月会有今天的局面,真雪,你要付一半的责任!是你没有守护好他们!这也是你的错!”

“本来,这些话我并不想说,你为了做了多少,我林若惜心里记得清清楚楚,可正是因为懂你,我才不想要让你遗憾!”

“真雪.....”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得!”一直沉默的真雪终于抬起了头,也忍不住潸然落泪,“有一次我生病了,还是在很晚的时候,外面打不到车,舞姐和真月背着我,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把我送到医院......”

“有一次体育课,我被体育老师发了万米长跑,是舞姐替我跑完全程,明明已经累得要死,她却还来安慰我,让我不用跟那个体育老师计较......”

“还记得,有一次考试,我的钢笔被班里的几个男生弄折了,真月把她自己的笔借给我,而她自己在那科考试上,却交了白卷,因为她把自己的笔借给我!”

“我还记得,第一次过圣诞节,真月为了给我们几个买苹果,竟然翘课出去,最后被老师发现,挨了罚,临去罚站之前,她把买来的苹果塞给我们......”

“还记得,有一次我的脚扭了,是你们三个轮流背了我一个月!”

“还记得......”

“一切的一切,我都记得!我是那么的在乎你们,可正是因为这样的在乎,当你们离开的时候,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真月,我曾经无数次的告诉过自己,算了,当年真月也只是年纪小,再加上旁边有她妈妈的撺掇,原谅她吧!可是一想到你们离开过,我就真的无法放开这件事!我的心里,自始自终的有个疙瘩,我真的很想原谅那么,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知道吗?每次看到骑士团的官方网站,看见歌迷们苦苦哀求我们复合,我的心就在滴血!我甚至给自己找到理由,就算是为了我们亲爱的骑士,也要原谅他们所犯的过错啊!当年绯色天空刚刚出道的时候,我们四个人那么努力的样子......我多想回到那个时候!如果可以回到从前,我一定不会再那么忽略真月,一定会霸道的将真月抢过来,一定会保护好舞姐,一定会让绯色天空永远的在一起......”

“可是,我现在的心里,真的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说着,真雪含泪捂住了胸口,,“我不是那种会虚情假意、虚以委蛇的人,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我现在真的做不到这些......所以,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我知道了。”一直沉默的真月忽然抬起头,绽放出一抹如花般的笑容,眼角间却闪烁起了泪花,深深地向真雪行了一礼,“这样的真雪,才是我们当年最喜欢的那个真雪!真雪,不仅仅是给你时间,同时也是在给我和舞姐时间,给绯色天空时间,因为,我相信我自己,也相信你们——我最爱的朋友。”

是啊,不仅仅是真月和真雪,所有人都需要时间来遗忘和淡化这一切......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