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狂妃狠彪悍第四章 不洞房?下圣旨!

第四章 不洞房?下圣旨!

大秦皇宫,御书房。

袅袅青烟从仙鹤衔芝的青铜宝鼎中飘渺升起,清贵的龙涎香气一丝一缕的弥漫在整个房间内。

“皇兄,这会儿那新娘应该已经到了吧!没有新郎拜堂,那废物公主肯定要哭了!哎……美人垂泪,我最见不得了。”一个着紫色蟒袍的隽秀少年从外面冲进来。

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正在这偌大的御书房中上蹿下跳,兴奋不已,嘴上说着见不得,眼中却满是恶作剧的戏谑。

金黄龙案后的大秦皇帝战北衍从堆积如山的奏折中抬起头,看着他最小的弟弟战北越,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你这莽莽撞撞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还越王呢。”

虽是训斥,却目光温润,语含笑意,不难听出话语中隐隐的宠溺纵容。

战北越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眼睛滴溜溜一转,“二哥还在军营里呢,嘿嘿……不知道晚上可会回去?”

战北衍放下手中的奏折,招招手道:“来,陪我下盘棋。”

侍候的太监一路小跑着出去取回一副白玉棋盘,手脚麻利的摆好。

“啊……我最怕下棋了。”战北越顿时苦下了脸,磨磨蹭蹭的挪到龙案前。

“下棋修身养性,合着该磨磨你这急躁的性子。”战北衍微微一笑,拈起一颗棋子落下,动作清贵雍雅。

“和皇兄下棋,我输定了的,二哥要是在这我就不怕了,他的棋艺可是举遍天下也找不出一个敌手。”说着也落下一子。

“既然知道就多学着点儿,北烈还在军营?”战北衍挑眉。

“对!”战北越两眼放光,连连点头:“二哥这是在跟你抗议呢!”

战北衍落下一子,叹气道:“那卫国公主虽然号称废物,却也是卫国的第一美人。北烈他年已弱冠还不曾娶妻,就连相好的千金小姐都没有一个,我要是不逼他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战北越摇头晃脑接到:“那也没什么,二哥可是咱大秦的战神,多少女人趋之若鹜,哪还怕找不到媳妇。要我说,可是那废物公主走了大运!”

“卫国此次战败塞个和亲公主来,自然只能嫁给咱们兄弟三人,我那后宫啊……”说着摆出一副极为头疼的样子。

战北越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什么后宫?也就皇嫂一个人罢了,这话要是让皇嫂听见,皇兄你就等着回去跪搓衣板吧!”

战北衍再落一子,恨声道:“这是我夫妻二人的小情趣!”

“啊?怎么输了!”战北越大叫一声,看着兵败如山倒的棋盘,嘟着嘴埋怨道:“皇兄你耍赖,害我没法专心。”

“臭棋篓子!”战北衍拿起张奏折狠狠一拍他的头,嘱咐道:“回头你去军营一趟,让北烈晚上回烈王府洞房。”

战北越如丧考妣,双臂捂着脑袋高声哀嚎:“皇兄,你这不是难为我吗?二哥那个脾气我哪劝得住!”

“就说这是圣旨!”

烈王府中建筑恢弘大气,线条刚硬,一水儿的青灰色地砖,棕灰色高墙。

全无吴侬软语的小桥流水,鲜嫩摇曳的柔弱花草,尽是高大屹立的假山怪石和大棵大棵的松柏常青碧绿,姿态峻拔直耸云霄,粗犷豪放,尽显战神刚烈本色。

冷夏看似悠然的漫步闲逛,实则暗暗观察着府中的暗卫布防,更是将线路图印在了脑中。身为世界顶尖的杀手之王,虽然没有这个世界的武功,但在各种危险的情境下训练出的敏锐度是这个世界的人远远不能比的。她的耳力何等厉害,方圆百米之内所有的微弱气息,都绝对逃不过她的耳朵。

就比如现在,前方三点钟的位置就隐藏了一个暗卫。冷夏仿似无意间轻轻的瞥过,迅速在心中做出了判断,若是正面交锋,三招之内必能取他性命,若是偷袭暗杀,更是易如反掌。

这是身为一个杀手所必备的警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能放松警惕,出现在一个新的环境,必须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安全隐患了然于胸,并记下全部的地图留有退路,以备筹谋,才会立于不败之地!

隐于冷夏十几米外一颗参天古松上的暗卫,突然背脊一凉,猛的打了个寒颤,这天真是越发诡异了,怎么突然这么冷。

在冷夏身前引路的嬷嬷颤颤巍巍的走着,对于不拜堂直接带她去别院这件事,这个公主一路上半句抱怨都没有,步履也极为悠闲,仿若本来就该如此,浑不在意。可她就是感觉身后的那双眼睛尖刀一般锐利,好似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刻出手将她毙命。

她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可是这危险的感觉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周围,毛骨悚然。

走了半个多时辰,直到烈王府极偏远的一座别院外,嬷嬷回身福了一礼,措辞谨慎的小心说道:“公主,这里就是清欢苑了,请您进去候着,晚上……”

清欢苑,果然名副其实,冷冷清清。冷夏缓缓打量四周,满意的点点头,她现在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冷寂而无人打扰的环境。不对,里面有人!

她侧耳倾听,里面共有四人,脚步轻微,呼吸绵长,应是会武,冷夏微微一嗅,有胭脂水粉的香气,是四个女人!

果然,苑内聘婷走出四个侍婢打扮的女子,均十五六岁,对冷夏一福身,俏声道:“奴婢清梅、清兰、清竹、清菊,见过公主。”

冷夏眉头一皱,那战北烈放四个会武功的女人在这里,连自己这个废物公主都小心提放着,说明他心思极为缜密。她对那嬷嬷道:“你可以走了。”

嬷嬷一愣,嗫喏回道:“公主,这……这不合规矩。”

“我说,你可以走了。”她这句话说的冷冷淡淡,却自有一种气度存在,让听到的人感觉无声的凛然,分毫不敢违背。

“这……这……”结结巴巴的话语中已经带了颤音。

“滚!”冰冷的喝声响起,带着不容质疑的煞气。

“是……是……老奴这就离开!”嬷嬷身子顿时一抖。

太可怕了,就连皇上都没有这么沉重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只有在身为战神的烈王爷身上感觉到过,那是从血腥厮杀的战场上摸爬滚打间历练出来的,而这公主不过是一个处于深闺的千金,却仿佛来自地狱的暗夜修罗,那周身的阴冷让人从心底发出震颤。

待她走后,冷夏冷眼瞧着依然福身半蹲的四人。嬷嬷是宫里来的人,唤自己公主亦无不可,而她们是烈王府的丫头,不称王妃,不行跪礼,明显是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儿。

冷夏纤眉轻挑,眼中一丝杀气一闪而过,径自绕过她们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洒扫的干净整洁,冷夏四下一打量见没有任何的问题后,直接扯下头上的凤冠和身上拖拖拉拉的装饰,钻进被窝里两眼一闭,养神!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