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狂妃狠彪悍第二章 山神?

第二章 山神?

原本战北烈准备日夜兼程的计划,因着冷夏的到来,反倒成了两人的一次蜜月旅行。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个多月了,这还是冷夏第一次离开长安,一路上自然心情极好,唇角时刻都牵着淡淡的笑意,连带着“媳妇好就是老子好”的战北烈也是如沐春风,眼角眉梢都飞了起来。

此时虽是深秋,草木都凋零了不少,但行驶的途中总会碰见一些怡人的景色。

浩淼无垠的落日湖,湛蓝的湖水碧波荡漾,一直延伸到天际,湖天相接竟分不出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到了黄昏,一轮红日恰恰镶嵌在碧蓝碧蓝的无涯天际,映的整个湖面金辉灿灿,银鳞耀目。

迎风火舞的丹枫林,漫漫枫叶遮天蔽日,火色的一片,猩猩丹丹,仿若大片丹红的火焰缱绻起舞,沙沙摇曳中层林尽染,染红了萧索落寞的一秋残景,一眼望去,嫣红如火,风光明秀。

战北烈和冷夏一路赏景慢行,悠然惬意。

最先出行的几日,通常白天行一日,到了黄昏夜晚,总能进入一个繁华的城镇,晚上就在城镇内的客栈住下,逛逛夜市,品品小吃,到了第二日继续前行。

直到出了长安有一周多的日子,渐渐的官道上开始荒凉了起来,有时行一日都未必能到达的了城镇,夜宿林间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记得第一夜没碰到城镇,两人不愿睡在马车中,就仰躺在草地上看着漫天繁星,冷夏被战北烈整整一夜紧紧的搂着,死都不松手。

到了第二日一早,冷夏醒来,就瞧见了浑身抓痒的战北烈,她柳眉一蹙,将他衣服撩开,只见身上一片一片被虫子叮咬的痕迹,煞是惊人。

荒山野岭蛇虫自然极多,纵然现在是深秋夜冷,也不排除有蛇虫出没咬着人。

战北烈咯吱咯吱的挠着痒痒,“嘿嘿”傻笑道:“无妨,无妨!”

冷夏顿时明白他是怎么回事,盯着他发红的身子看了半响,心尖儿溢满感动,难得温柔的回道:“辛苦了。”

战北烈顿时舒爽了,心里一甜,美滋滋的眯着眼,什么手酸脚麻全身痒痒全部都瞬间消失,腾的一下站起来,立正答道:“为媳妇服务!”

看着眼前天高云淡,金风飒飒,看着战北烈火热的投过来的视线,冷夏毫不吝啬的赏了他一记浅笑,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之感满满的充斥心间。

车外钟苍三人和狂风三人骑马的骑马,驾车的驾车,偶尔拌嘴互殴,添了许多乐趣。

时间流过,大多数情况下冷夏看着书,战北烈就看着她,沉浸在她的一颦一笑中,哪怕只是个蹙眉的表情,都让他无法自拔。

此时冷夏终于在他一千瓦探照灯般的目光下,不自在的咳嗽了声,转眸瞅去。

战北烈的小心肝儿顿时飘了起来,瞧瞧咱媳妇,那小眼神儿,流光溢彩,好看,真是好看!

冷夏抬手捂着额头,对天翻了个白眼儿,当初怎么会觉得这人霸道凌厉若苍鹰,心思缜密铁血争锋呢?

战北烈的小心肝儿再次飘了飘,瞧瞧咱媳妇,那白眼儿翻的,多优雅多有气质,好看,真是好看!

冷夏终于受不了了,“砰”的一拍桌子,正要说话,战北烈已经一个高蹦过来,抓着她的手上下左右摸来摸去,心疼道:“媳妇,轻点儿。”

冷夏一边被战北烈抓着手,一边无奈望天,自己是不是找了个麻烦呢!

“爷,此地没有客栈茶寮,午时只能粗陋的用些了。”钟苍一板一眼的声音自车厢外响起。

冷夏和战北烈自然都不会在意,两人虽说是皇室身份,但是冷夏本来就不是原装的,尤其在前世,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历过各种艰苦的环境,对于吃的东西,能填饱肚子就可以。

战北烈更是如此,他人生的大半时间都是在军营战场上度过的,那里的条件更是简陋,平日和边关战士们同宿同吃,若是被围困在山上,有时甚至连稀粥馒头都没有,就连野菜根他都是生吃过的。

两人等了半响,外面还是没有动静。

战北烈撩开车帘,看到的就是六个手下面面相觑的尴尬表情。

钟苍板着张扑克脸,无奈的瞅了闪电一眼,叹气道:“爷,干粮买了,没带。”

雷鸣一巴掌拍在闪电的脑袋,气恨道:“都是你这小子,竟然把干粮落在客栈了。”

闪电摆出一副小媳妇样,对着手指,委屈的嘟囔着:“去北燕也是我,拿干粮也是我,还整天被揍……”

牧天牧阳瞪了瞪眼,心想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知道你去北燕的时候,咱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水深火热啊!

光厨房就不知道修缮了几次!

自己可以饿,媳妇绝对不行,战北烈沉吟了番,冲着六人吩咐道:“走到水源边儿停下,钟苍留下,其他人进山打猎。”

众人得了命令,在对闪电的疯狂怨念中,朝山内去了。

战北烈和冷夏在车厢内憋了一上午,虽说悠闲惬意,但肯定是颠簸憋闷的,两人下了马车,并肩在小道上慢慢的踱着步。

战北烈笑的见牙不见眼,只觉得这一路能有母狮子在身边,简直堪比天堂。

冷夏拽着他走到水边儿,洗了把脸,水面上战北烈的脑袋顿时映了出来,两排白亮的牙齿倒影在涟漪中,陈述道:“咱俩有夫妻相。”

冷夏深吸一口气,鄙夷的瞥了他一眼,懒得答话。

战北烈在水里的倒影里比了比,越发的觉得,他和母狮子那就是天生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就在冷夏的白眼,和战北烈的自娱自乐中,狂风五人就提着猎物大摇大摆的回来了,左手山鸡右手野兔,雷鸣还抓了只獐子,收获颇丰。

几人将猎物朝地上一丢,对着地上的猎物,开始……

大眼瞪小眼。

猎物是有了,可是谁做,怎么做,这是个问题。

他们可是战神座下的暗卫啊,要说杀杀人打打架探探消息,那绝对是一把好手,可这等厨房里的事哪里干过,哪里需要自己动手来做饭吃?

若是王爷现在的安全有问题,他们一定二话不说冲上前去,哪怕是赴死!

可是对这些玩意儿,那真是束手无策了。

战北烈走过来一看,也是犯了难,他这些日子虽说厨艺进步了不少,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冷夏做饭,甘之如饴。

但做饭是做饭,他对这野外烧烤还真是没辙。

他拧着眉头想了想,咂了咂嘴,极其的郑重其事,下令道:“上河边儿拔了毛,直接烤!”

钟苍六人眼睛齐齐一亮,王爷果然是王爷啊!

拔毛,这个咱会!

忽然,一声万般无奈的叹息自河边传来,冷夏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七个异想天开的男人,拔了毛直接烤?

那内脏呢?血呢?还有法吃吗?

她虽说也不会做饭,但是对于野外生存却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前世不知经历过多少孤身一人独闯山林沙漠的情形,在那种地方,别说是烧烤,有时为了保存体力,直接生吃的经验都是有的。

她无奈的摇摇头,径自走到几人中间,两手抓起两只山鸡,朝着河边大步走去。

走了几步,顿了下来,发现他们依旧杵在原地,在七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大喝道:“还不提着兔子跟上来!”

几人顿时明白了,赶紧提着剩下的猎物跟了上去,难道小王妃会处理?

战北烈望着前面冷夏的背影,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想劝她,又怕打击了媳妇的积极性,可是不劝……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

望秋别庄内的厨房怎么爆炸的,那里面可是有冷夏的一份不可磨灭的功劳!

战北烈站在原地纠结了半响,直到前面的人已经在河边热火朝天的忙活开了,才朝前走去,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只见冷夏蹲在河边儿,两手麻利的将一只已经褪了毛的山鸡开膛破肚,很是熟练的将内脏掏了出来,放进河水里洗了一遍后,递给一边候着的狂风。

在狂风瞠目结舌的念着“偶像就是偶像”的崇拜中,再次抓起旁边的一只野兔,忙了起来。

突然,冷夏柳眉一皱,抬头淡淡的瞥了战北烈一眼,不客气的吩咐道:“杵着干嘛,去生火!”

大秦战神小鸡啄米般点着头,乐呵呵的去捡树枝生火了,瞧瞧咱媳妇,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贤惠,真是贤惠!

冷夏将野兔也收拾好了之后,朝着一侧好学生般蹲着看的钟苍几人挑了挑眉,那意思:会了不?

几人半张着嘴连连点头,一把抓过剩下的猎物,跃跃欲试的忙了起来,冷夏方才怎么做的,他们照着葫芦画瓢,倒也有模有样。

闪电朝着众人眨眨眼,狐疑不已:小王妃怎么会这些?

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一副懒的理他的样子:你见过有偶像不会的不?

闪电想了想,发现还真的没有,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冷夏失笑,等到猎物全部清理完毕,带着他们走回战北烈的身边,火堆已经生好了,战北烈坐在火堆前傻笑,嘴里念念有词,连冷夏走近了都不知道。

凑着他近了点儿,竖着耳朵尖儿听着,才知道他一直在感叹着:“啧啧……贤惠,真是贤惠!”

冷夏翻了个白眼儿,自从战北烈对她表现出好感,她这翻白眼的次数直线上升,每天都要翻上几个,对于战北烈已经极度的无奈。

挑了一只山鸡,一只獐子,从依旧没回神儿的战北烈手中接过树枝,穿了个串儿,放到篝火上翻烤了起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战北烈一定是不会的。

其他人也跟着冷夏学,看着她什么时候翻个儿,什么时候洒盐,全部是照猫画虎,坚决跟着偶像来。

还在媳妇的贤惠中骄傲沉浸着的战北烈,鼻端飘来一阵浓郁的烤肉香气,顿时惊醒了,一眼就瞧见了递在自己眼前儿的獐子,连连嗅了几下,眉飞色舞的接过。

手中的獐子烤的金黄金黄的,表面油光锃亮,香气四溢,一瞬便将食欲勾了起来。

战北烈吞了吞口水,朝着冷夏缠绵悱恻的唤道:“媳妇……”

见冷夏撇了撇嘴,懒得理他,他也不介意,反正已经习惯了,只要知道母狮子对他好就成!

战北烈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顿时一双鹰眸闪闪放光,外焦里嫩,入口酥香细腻,含着獐子独特的香气,直吃的他心神舒泰,回味无穷。

钟苍几人闻着那香的不能再香的味道,不住的咽着口水,见战北烈吃的香甜,更是迫不及待的就要吃起来。

然而一看自己手中不是黑不溜丢烤焦了,就是半白半红还没熟的东西,怎么也下不去口,只钟苍勉勉强强烤出个凑合着能吃的,还糊了半边儿。

冷夏直接无视了几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战北烈那更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媳妇比天大!

就在这时候,一只鸽子扑棱着翅膀盘旋在众人头顶,战北烈手一招,抓住飞下来的鸽子,取下信筒,看后沉吟了半响。

冷夏挑眉,问道:“如何?”

“应是还在准备当中,北燕境内蠢蠢欲动,想来再有半个多月,就差不多了。”战北烈将鸽子放飞,一边啃着獐子肉,一边说道:“东楚那边倒是没什么反应,若说东方润没有警惕我是不信的。”

两人不再说话,东楚那边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此时他们尚且在路上,静观其变就好。

冷夏和战北烈在手下几人怨念的目光中,吃的那叫个神清气爽,尤其是战北烈,乐的牙齿白花花的闪着光,得意洋洋的打了个饱嗝,铁臂一伸,搂着媳妇上了马车。

钟苍几人泪流满面,丢下手中的垃圾,跟着上马、驾车。

马车慢悠悠的行驶在小路上,吃饱了饭,冷夏闭着眼睛休息,就感觉一双不知是疑惑还是心疼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流连着。

唇角一勾,问道:“怎么?”

战北烈得意归得意,自豪归自豪,但是更多的却是对于冷夏从前生活的心疼,他对于冷夏的身份早就猜了个大概,虽说不确切,却有个模糊的雏形,是什么样的环境让母狮子变成这般?

他再次想起了冷夏睡觉时的警觉,吃饭沐浴时的速度,还有今日,这一手野外生存的烧烤功夫,绝不是一天两天能练的出来的,这是印在了骨子里的习惯,融入了血液中的熟练。

战北烈不想再问,这些等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另一方面,也许是并不多么好的回忆。

其实这倒是他多虑的,这些回忆虽然算不得幸福,但是冷夏却从来没觉得痛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冷夏是骄傲的,自己选择的路,不论是否无可奈何,她都绝不后悔。

也许每日高强度到让人咂舌的训练,水深火热朝不虑夕的危险生活,会让不理解的人怜悯,但是她却知道,若是没有这些,她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是她生活的一部分,更是生命的一部分。

正是这些,才造就出了杀手之王,冷夏!

感觉腰间被一只大手骤然搂紧,冷夏埋在战北烈的怀里,听着头顶叹气的声音响起:“有我。”

知道战北烈定是误会了什么,她也不再解释,她是黑暗中的王者,单枪匹马独来独往,如今竟然觉得,有一个人站在身边并肩前行的感觉……

唔,还不错。

冷夏惬意的眯了眯眼,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毫不客气的享受着战北烈的臂弯。

天际上高高的日头渐渐西落,夜幕缓缓的降临,云层厚厚的压了下来,风声大作,空气中弥漫了浅浅的雾气,一片潮湿的味道。

钟苍驾着马车在林间骨碌碌的前行着,突然拉紧缰绳,停了一停,朝着车厢内说道:“爷,那边亮着灯光,应该有人家。”

战北烈拉开车帘,朝着钟苍指着的方向眺了眺,果然,山脚下一片朦朦胧胧的灯火,想来还不只一户人家。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沉吟了番,吩咐道:“要下雨了,过去看看。”

钟苍应了声,马车朝着那边快速的前行。

看山跑死马,看着极近的地方也跑了有小半个时辰,才到了门口。

这是一个不大的村落,坐落在敞开的山脚平地上,只一打量着估计有个十余户的人家,村子虽小,却感觉温馨朴素的很,昏黄的灯光映在村子里,门口坐着拉家常的几个妇女。

此时,这几个妇女都被他们的到来给惊住了,毕竟是偏僻的地方,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豪华的马车,神气的骏马,还有马车外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长的俊,那衣服的料子也是高档的很,别说见过了,想都没想过。

紧接着,马车帘子掀开,走下一个傲岸挺拔的男子,那模样……

嘶……

村妇们齐齐吸了口气,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看了,紧接着,马车上再次走下了一个高挑纤细的女人……

嘶……

村妇们已经开始认为自己是在做梦了,这可是画卷上走出来的仙子?

战北烈和冷夏打量了遍村落,再看了看门口坐着的几个村妇,朝钟苍递去一个眼神。

钟苍会意,走上前,虽然依旧板着脸,但语气客气温和:“几位大姐有礼,咱们老爷和夫人路过此地,想在此住上一宿。”

其中一个村妇最先反应过来,一张脸霎时通红,结结巴巴的说道:“有礼,有礼……咱们这里住的地方是有的,可是……简陋的很……”

钟苍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这倒无妨,山中寒夜,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成。”

那村妇的脸再红了几分,连连摆手,退了几步局促道:“这可使不得,哪有住一宿就要银子的,咱们不能要,几位客人住下就好。”

冷夏看着其他几名村妇都是一样的表情,眼中没有分毫的贪念,老实而淳朴,当下有了几分好感,说道:“也不只是住宿的银子,还要麻烦几位大姐给咱们准备点干粮。”

那村妇客客气气的收了,连连道谢,将战北烈和冷夏带到她的家里去,钟苍几人就跟着其他的妇人朝村子里面去了。

冷夏和战北烈随着村妇进了最前的院子,院子里不大,一个窝棚里养了几只鸡,零零散散的堆着一些农具,一共有两间房。

村妇指着其中一间,有些羞涩的小声说道:“客人就住在那里吧,另一间是小妇人和当家的住的,这会儿当家的进山了,还没回,咱们偏僻的小地方,也没什么吃的,就给两位杀只鸡吧。”

两人道过谢后进了房,房间的确不大,却干干净净。

战北烈的目光在屋内扫了扫,牵着冷夏的手,有些憧憬的说:“等到以后,咱们也找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养几只鸡,种几亩菜,生几个小狮子。”

说着,想起小冷夏的模样,又不自觉的笑眯眯起来。

冷夏眉梢一挑,倒是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一国王爷竟会想要隐居山野,歪着头问道:“不当战神了?”

外面就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战北烈走到窗边把窗户关上,雨下的不大,细雨如丝,迷迷蒙蒙的,在这乡间小院里,别有一番风情。

他转过头,靠在窗棱上,咧着嘴笑道:“不当了,等到天下太平了,就把这些琐事全扔给皇兄,咱们只管着生小狮子。”

冷夏想着也跟着浅笑起来,应道:“好。”

话一说完,就见战北烈的眼中闪过丝惊喜的光,猛的扑了上来,搂着她躺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傻笑。

冷夏的一双凤眸也弯了弯,这人,原来这么容易满足。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喧哗声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男人的说话声,女人的哭声,吵吵闹闹乱作一团。

两人的眉峰同时蹙了蹙,起身开门看去。

外面一个男人被抬在担架上,村妇扑在他身上大哭着,旁边抬着担架的村民跟着安慰,还有不少的村民站在院外,小声的嘀咕着,每个人的脸上皆是惊恐又无奈的表情。

“山神又发怒了,这牛家男人一经过后山就这个样了。”

“作孽啊!咱们这个村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快别说了,让山神听见,会将怒的!”

冷夏耳尖微动,听完他们的对话,和战北烈对视了一眼,两人朝着那个那个担架上的男人瞧去,他躺在担架上,脸色惨白,呼吸急促,脸上涕泪横流,不住的干呕。

此时钟苍等人也听见声响赶了过来,朝战北烈打了个询问的眼色,见他点头后,赶忙从怀里掏出个瓷瓶,二话不说给担架上的男人喂了下去。

村妇一惊,急忙拽着他问道:“你给我当家的吃了什么?”

钟苍给他吃的不过是一些常见的解毒丸,王爷出门他自然在身上备了不少,若是剧毒未必能解,但看他这个症状并非多么严重,想来应该有效,再说这村子中也未必有什么良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钟苍给村妇解释了一下,村妇半信半疑的点点头,紧张的看着担架上的男人。

只过了一小会儿,男人的症状便缓解了不少,脸上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村妇松了一口气,就要给钟苍跪下磕头,哇哇大哭。

冷夏和战北烈见那人基本无恙了,便回了房间,剩下的自然有钟苍等人解决。

不一会儿,钟苍便进门汇报道:“爷,据那妇人说,这个村子得罪了山神,只要进入后山就会感觉到不适,越往里走症状越严重,还有每逢下雨之日,接近后山就会无缘无故的出现那个男人的症状,甚至曾经有几个村民极为严重,竟是死了。”

冷夏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回忆着方才那人的症状,觉得有几分熟悉,但具体的又想不起来。

而且什么山神这话,她是绝对不信的,像是那个后山存在了什么有毒的东西,越接近毒性越严重。

也许这个东西遇水产生的毒性更强,所以才会如此。

冷夏朝战北烈看了一眼,很明显他也是这个意思,什么山神,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待雨停了,冷夏和战北烈同时唇角一勾,出门朝着后山走去,这么有趣的事两人自然要看个明白。

再说,战北烈是大秦战神,大秦境内的百姓受到苦楚,他自然是当仁不让。

地湿路滑,山风瑟瑟。

战北烈走在冷夏的前面,这样即使有危险最先受伤的不会是冷夏,钟苍分两拨前后跟着,点着火把,将四周照的犹如白昼,一切皆能看个清晰。

方一靠近后山,就能闻到空气中一股刺鼻的味道。

冷夏皱了皱眉,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答案,终于明白那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

山内蜿蜒起伏,越往里面走,这股味道越是浓烈,此时战北烈也凭借这股味道判断了出来。

几人皆有武功,冷夏更是受到过特殊的训练,虽然感觉有一点晕眩,却没有大碍。

山路泥泞,几人缓缓的向内走着,直到空气中无处不充斥着这股浓浓的味道,转过一个山坡,眼前豁然开朗。

面前一片金灿灿的光芒,直刺的众人眯了眯眼睛。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