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异国志27

27

    “主子,已经快到镐城了。”轻轻敲了敲车窗,曹妍轻声知会坐在车里的人。 

  “恩。”预料中传来软弱无力的回应,曹妍和亚兰无言地对视一眼,脸上都带着隐约的担忧。从皇都出发没有多久,文云宣就病倒了。 

  终于还是撑不下去了…… 

  摸着自己越来越尖的下巴,文云宣无力地叹了口气。“咳……咳……” 

  “主子,您没事吧。”听着车里传来的咳嗽声,生怕文云宣病情有变化,曹妍着急地询问着。 

  “没事,我们继续赶路吧。”顺了顺气,文云宣无力地说道。不能停,他相信师傅的话,一直往东走着,每到一个城镇,都会仔细的搜寻,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却还是一点收获也没有,反倒是他的身子越来越差了。 

  “你到底在哪……”摸了摸手里原本合适,现在却变得有点宽松的指环,文云宣细细地念叨着。 

  只是一个小小的风寒,在常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对自从上次受伤以后,就一直马不停蹄地日夜奔波的文云宣来说却变得异常的严重。长途跋涉使得他的身体到达了极限,一个小小的风寒就让他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这要是再这么奔波下去,没准还没来得及见到罗馨馨,他就已经魂归离恨天了。 

  “不能再走了。”曹妍惊讶地看着驱马走到身边的亚兰。一路上沉默到极点的亚兰一下就把她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那要怎么做。”曹妍认真地看着亚兰。再这么走下去,文云宣迟早连命都没了,但是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做。 

  “我先进城,找间环境好点的房子。” 

  “房子?不住客栈吗?”找房子做什么,总不能在这里定居吧。 

  “客栈不适合养病。”亚兰惜字如金地解释道,她相信曹妍能明白。“你们在这里等我。”说完策马向前冲了去。亚兰一走,曹妍就找了个树荫停下了马车。 

  “怎么停下来了?”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文云宣奇怪地问着。 

  “车轮子好象有点毛病,**看看。”曹妍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哦。”文云宣应了声表示知道了,也没有做它想,也不能做它想,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昏沉,胸口越来越闷了。实在难受得紧,便躺了下来休息。 

  听着文云宣有气无力的声音,碍于男女有别,曹妍也只能着急在心里。唉……早知道应该让他的小厮跟出来才是。 

  “还没有修好吗?”悠悠地醒了过来,文云宣看着有些昏暗的车厢,感觉到马车依然是静止的,便开口询问道。 

  “快了。”完了,都过了这么久了亚兰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曹妍着急地眺望,看到远方策马跑来的人,兴奋地喊了出来。“好了,马上就走!”说着,曹妍驾着马车向来人迎了上去。交换了一个彼此才知道的眼神,曹妍跟着亚兰往城里驶着。 

  傍晚的镐城显得有些萧条,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并不是特别的热闹。一边驾着车,曹妍一边留意着街道上都有些什么店铺,因为她们可能要在这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起码得呆到文云宣的身体康复为止。 

  “到了。”亚兰说道,停了下来。 

  “吁……”停下马车,曹妍看着前面的宅子。这么简陋的地方,怕是文云宣会住不惯啊。眉头不禁慢慢隆了起来。 

  “外面的确不怎么样,但是里面的环境还算凑和。”亚兰说着下了马。 

  “兰姐姐,您回来啦。”就在曹妍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声呼声传来,一个个子矮小的少年从宅子里跑了出来,冲到了亚兰的前面。 

  “这……”怎么会有一个小男孩?而且还喊亚兰……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上买的。”亚兰依然面无表情地说着,绝对简洁。 

  “曹妍,怎么了。”文云宣虚弱的声音打断了曹妍的疑惑。 

  “没。主子,咱们到了。”算了,这样也好,刚好有人可以伺候文云宣。 

  “这里是?”看着眼前的宅子,文云宣昏沉地问着。 

  “主子,您的身子越来越差了,我和亚兰都觉得您应该好好修养一下。”扶着文云宣下车,曹妍看着站在亚兰身边不停眨巴着大眼的男孩,示意他过来。 

  “这个孩子是……”知道自己的身子的确是到了极限,文云宣很轻易地接受了她们的安排。看着跑到自己前面的小男孩,又有点迷糊了。 

  “回主子,奴才是小悠,今后是伺候您的小厮。”给了文云宣一个大大的笑脸,小悠兴奋地介绍着自己。 

  “他是奴才买来的,奴才是粗人,难免会比较粗心。始终还是男子比较心细些。”亚兰补充道。 

  看了看曹妍,又看了看亚兰,最后把视线定在了一直眨着大眼看着自己的男孩,文云宣笑了笑。 

  “主子您笑起来真好看。”小悠突然冒出的这么一句,惹来曹妍一阵皱眉。 

  “奴才以后会好生管教他的。”轻扫了小悠一眼,看着他明显瑟缩的样子,曹妍又是一阵皱眉。 

  “不用这么严厉,我倒是觉得这个孩子很可爱。”说完,拉起了小悠的手。“来,带我看看这个房子。” 

  “主子!”曹妍想上前,却被亚兰拦了下来。 

  “难得主子这么开心,就由着他吧。”亚兰的话让曹妍平复了想让文云宣休息的想法。也是,自从出事开始,文云宣虽然也笑,但那笑里总带着化不开的哀愁,这么轻快的笑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少主,你还好吧。”看着趴在床上的容锦,司徒芳清有点担心地看着他。二十杖对自己来说是小意思,但是对容锦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来说就不是那么好受的了,尤其是惩戒堂那些家伙从来都不会认人的,下手从不留情。 

  “没事,不就是几棍子吗?能有什么事情。”如果没有咬着牙,也许他的话会更具说服力一些。“给我拿最好的伤药,我可不想趴在床上那么久。” 

  “哦。”呵呵,我看是不想到时候追不到人吧。司徒芳清好笑在心底,手上也没放松,递给小厮一个瓶子,仔细地交代着。“记得每天给少主换三次药,伤口不可以碰水。” 

  “说完没,说完赶紧出去。”为什么大家都是一样挨棍子,她就可以像没事一样坐在这里,而他就要趴在床上?! 

  “是,属下马上就出去。”司徒芳清笑眯眯地带上门。呵呵,难得看到少主吃瘪的样子啊。 

  “芳清。”刚走出容锦的房门,司徒芳清就被容夏慈唤住了。“锦儿还好吧。” 

  “呵呵,门主放心,少主他只是一点小伤而已,相信很快就会痊愈的。”司徒芳清笑答。 

  “那就好。”容夏慈松了口气,她还真怕罚得太重了。接着又疑惑地看着司徒芳清。“怎么你这么轻松的样子?”言下之意就是为什么你挨了棍子却一点事情也没有。 

  “呵呵。那个……”完蛋,穿绑了。干笑数声,司徒芳清尴尬地看向容夏慈,迎来意料中责难的眼神。 

  “你啊……”容夏慈好笑地看着她,惩戒堂的人绝对不会徇私,这个家伙肯定在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好了,下去吧。” 

  “是。”说完。司徒芳清飞似得离开了,只差用上轻**了。 

  容夏慈看着司徒芳清急急离开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看向容锦的房门,听着房里传来的痛呼声,又是一阵摇头。最终她还是没有进去,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 

   

  叮叮声还在不停的重复,罗馨馨感觉有什么在脸上游走,好象是人的手指。从额头到鼻子,最后落到了唇上,只是停留了一下便离开了。然后她感觉那只手来到了自己的手,手上的镯子被轻轻地拽了几下。接着,耳边又传来了若有似无的轻笑声,鼻间似乎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幽香,唇好象被什么擦过的样子。 

  她,好象被……轻薄……了。 

  罗馨馨很悲哀地意识到这点,心里一阵苦笑。在这个世界男子不是都很矜持吗?为什么竟然有人可以大胆到这样?!还是说,轻薄她的不是男子?!她不排斥**恋者,但是她非常肯定自己的性向可是非常正常的啊! 

  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但眼皮却好象有几百斤重一样,怎么也打不开。就在她不断努力的时候,耳边又传来轻笑声,感觉有人轻抚着自己的双眼,渐渐地,意识又开始昏沉了。 

  睁开眼,罗馨馨愣愣地顶着房顶。竹子?竹子做的房顶?坐起身,摇了摇还有点昏沉的脑袋,罗馨馨终于如愿以尝地清醒了过来。 

  **躺的是竹子做的床,旁边是竹子做的桌子,凳子,四周是竹子做的墙壁。很明显,她现在是在一间竹屋里。简单却不失典雅的布置,显示出主人有着一定的品位,窗户上吊着的风铃不时发出“叮叮”的悦耳铃声。看来,自己之前听到的叮叮声就是这个风铃发出的了。那这个房子的主人就是轻薄自己的人咯。 

  下意识地,罗馨馨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知道这算不算初吻,唯一一次的恋爱也只发展到牵手的阶段,她也知道嘴唇碰嘴唇不算真正的吻,但心里却总有点介意。毕竟和一个陌生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她感觉很不**! 

  突然,她发现一个更让她不**的事情。 

  她的衣服,不是原来的那套!!天,她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现在她不仅被人亲了,连身子都被人看得一干二净的了。罗馨馨无力地翻了翻白眼。 

  “你醒拉。”门口传来的话,让罗馨馨暂时从懊恼的情绪中解脱,却让她陷入一阵不安中。 

  眼前站着的是一个十分**的……男子? 

  罗馨馨无语,唉……她真的很不习惯这个世界的男子一个个比女子还要娇艳的事实。只是,这个男子虽然笑得格外的亲切,但却让她下意识地警戒起来。因为他的笑,实在是让她有种不安的感觉。而且,好象他就是轻薄自己的人……彻底无语,该说她运气好还是不好呢?好象她目前遇见的男子的行为都非常的……呃……与众不同…… 

  “感谢公子的搭救。”怎么说他也是帮了自己,虽然很不愿意,但是谢还是要谢的。“改日在下必定登门道谢。”罗馨馨打算早走早了。 

  男子但笑不语,只是定定地站着,一个劲地看着罗馨馨,却也彻底堵住了门。 

  “呃……这位公子……”该不是她说的话不够清楚吧。 

  “呵呵,别误会,我不是不让你走,只是……这森林雾气太重,我怕你再在里面迷了路就不好了。”男子轻笑着,终于离开了门,却也让罗馨馨彻底断了想要趁早摆脱他的愿望。 

  “能否麻烦公子带在下出这森林呢。”既然他住在这里,肯定知道怎么出去。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优雅地端着茶杯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罗馨馨。突然笑得迷起了眼。“和我想的一样,你穿这套果然好看。” 

  呃……她应该说什么?谢谢吗?“不知道公子能不能带在下出这森林呢。”罗馨馨又重复了一下,她实在没有兴趣和他讨论自己身上这套衣服。 

  又是一阵无语的注视,罗馨馨索性也坐了下来,静静喝着茶,等着他说话。不过她不是很抱希望他会答应就是了。 

  看着罗馨馨也坐了下来,男子笑得更开。孩子般的欢快的笑容配上**的脸,有种奇怪的感觉,但也不突兀,竟有种异常的协调感。撇开这个男子的古怪行径不说,他这一张脸倒也是赏心悦目的。 

  他手上戴着的是…… 

  突然发现,原本戴着戒指的手指上空无一物,罗馨馨将视线定在眼前的人身上,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手指。他手上戴的是她的戒指?! 

  眉头紧紧得皱了起来,罗馨馨的脸色沉了几分。“公子,可以把戒指还给在下吗?” 

  “戒指?”这次,男子倒是很快就回答了。“哦,你说的是这个啊。”说着还故意扬了扬戴着戒指的手。 

  “是的,不知道可以还给在下吗?”罗馨馨隐着怒气说着。 

  送给罗馨馨一个大大的笑容,却说着让她差一点抓狂的话。红唇轻启,轻轻吐出了两个字。“不……要。” 

  “这是我的东西,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不还给我。”沉着声,罗馨馨不悦地说着。 

  男子看着罗馨馨生气的样子,不但一点反省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像欣赏她生气一样,依然开心地笑着。“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你!”天,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男子明显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她是有气也发不出。 

  “还你也可以。”男子突然这么说着,然后紧紧的盯着罗馨馨的脸。“让我再亲一下。” 

  “啊?”罗馨馨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让我再吻一下,我就把戒指还给你。”说着身体开始向罗馨馨靠近,吓得罗馨馨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不要你的戒指了吗?”看着罗馨馨逃跑的样子,男子的笑脸没有了,换上了一副冷冷的表情,挑衅地把戴着戒指地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戒指我当然要,但是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看着男子又往前侵了几步,罗馨馨又往后退了好几大步。 

  “真的?”男子笑了笑,停下了脚步。看着他停了下来,罗馨馨以为他放弃了,小小的松了口气。但是气还没有来得及松完,眼前的男子身型一晃,然后自己的身子突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接着她就被死死地压制住了。 

  再一次感叹自己不会武**的这个事实,她发誓,只要她能安全得离开这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武**。 

  “呵呵……”罗馨馨懊恼的神情似乎逗了男子。“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薄红,叶薄红。”说话间,脸慢慢得压了下来。 

  罗馨馨却只能僵着身子,死死盯着这个叫叶薄红的家伙慢慢压下来的唇。 

  -------------------------------------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