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异国志35

35

    一夜无梦,罗馨馨**地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旁边空着的位置,心里不免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家伙还算有点良心,要是让亚兰她们看见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主子,您醒了吗?”刚想到她们,门外就传来了曹妍的声音。 

  “恩,起来了。”起**床,罗馨馨开始利索地整理起自己的衣服。 

  “主子,还是属下来吧。”一进门,就看到主子在着衣,这应该是她这个下人该做的事情啊。 

  “不用了,我已经习惯了。”挡住曹妍伸过来的手,罗馨馨无所谓的笑了笑。她还是不习惯有人服侍的是生活,毕竟从她有记忆开始,她都是自己穿衣服的,奶奶一直就教导她要自立。 

  “是。”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拒绝,但是曹妍还是很不喜欢主子这样的习惯。唉……虽然这个主子很平易近人,但是却让她这个做下人的很没有成就感,皇上吩咐的要好好伺候她的话还依然回荡在耳边,但是除了给她当保镖外,她们什么也没有得做啊。最可恶的是,第一次护卫主子的时候就让主子给人劫持了,这实在是曹妍最大的刺啊!!! 

  “怎么了?”罗馨馨洗漱完,就看见曹妍一脸阴晴不定的样子。 

  “没。文主子和叶公子已经在偏厅等您用早饭。”看着她的腰带有些松,终于找到了机会的曹妍上前帮她把腰带重新系了系,脸色稍微有些缓和地说着。 

  “那赶紧走吧。”希望那个家伙不要在云宣面前乱说话才好啊,罗馨馨有点害怕叶薄红率性而为的性子了。 

  偏厅里—— 

  小悠眨巴着大眼,奇怪地转来转去。一下看看主子,一下看看坐在主子对面好看的男子,一下又看看一脸冷冰冰的亚兰,实在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个好看的大哥哥是什么时候来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呢,虽然这个哥哥也是拉长着一张脸,但是还是好好看啊。看着叶薄红那张妖媚的脸,小悠不知不觉看呆了,直到旁边的亚兰拉了拉他,才回过神,涨红了一张脸。 

  虽然觉得一直盯着别人看怪不好意思的,但是小悠脑袋里一直闪动的问号却没有停歇过。这个好看的大哥哥从刚才就一直盯着主子看的?为什么?主子虽然也好看,但是还是没有他好看啊?为什么他也看呆了呢? 

  “主子,您是不是哪里不**?”怎么主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呢?难道又有哪里不**吗? 

  “恩……没有。”文云宣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对小悠安抚地笑了下。他被眼前这个人盯得真的有点难受了,感觉他的眼神就像实质的针一样,刺得他异常的难受。拿起桌上的茶,文云宣试图去忽略那股让人坐立难安的视线。 

  “馨馨!”文云宣有点兴奋地看着走**的人,起身迎了上去。不过当他喊完时,他好象感觉到背后的视线让更加的尖锐了。 

  “怎么了?”一**,罗馨馨很明显的感觉到文云宣的局促不安,怎么说呢,应该说这个厅里的气氛似乎有点怪怪的。扶着迎上来的文云宣落了坐,罗馨馨清楚的感受到了某人非常强烈的视线。她知道为什么了,唉……搞不明白这一大清早的叶薄红又在发什么疯了。 

  小悠眼睛瞪得大大的,这个姐姐又是谁?而且为什么主子看见她竟然这么高兴?难道她就是主子每天念叨的人?!小悠脑子里的问号不停的冒啊冒得,觉得脑子都要涨满了。“哎哟!”低呼一声,小悠委屈地看向敲了他一下的亚兰。 

  “小家伙,不要整天没事在那胡思乱想。”亚兰难得带着笑意地的说着。 

  “哦。”喃喃地应了一声,小悠**着脑袋,但是眼睛还是不停的瞄着坐在桌边的人。 

  “别都坐着,吃饭,吃饭。”率先拿起筷子,罗馨馨努力调节着场内的气氛,但是效果好象不是很明显。虽然他们都开始吃了,但是气氛还是一样的尴尬。最主要的成因当然还是叶薄红。 

  “喂……”叶薄红一个眼神随即让罗馨馨改了称谓。“叶薄红,那个不要总怎么盯着云宣看,看他有不能吃得饱不是,来,吃点菜。呵呵……”干笑数声,罗馨馨连自己也觉得窝囊地夹了些菜放到他的碗里。没有办法,现在他大少爷心情不好,要是再上他火气上升,掀桌子绝对是很平常的事情。 

  看他大少爷终于缓和了下脸色,开始吃东西。罗馨馨小小松了口气,也夹了些菜放到文云宣的碗里。“你也多吃点。” 

  “恩。”文云宣微笑着吃下她夹的菜,眼神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坐在罗馨馨另一边的人,眼里闪过一丝苦涩,但很快又恢复,快得让人来不及抓住。依然保持着微笑,文云宣默默地吃着罗馨馨不停夹过来的菜。“你也吃点。”说着,夹了些放到她的碗里,几乎是同时,又有另外一双筷子出现在了她的碗边。 

  收回筷子,文云宣虽然依然保持着微笑,但是他知道他自己忍得是多么难受。看着她尴尬的样子,心里更是针扎一样的刺疼。不是早久有这样的觉悟了吗?为什么事到临头,自己反而无法接受呢?! 

  尴尬得吃着左右两边夹的菜,罗馨馨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叶薄红略现幼稚的行为让她头疼,文云宣依然微笑的样子让她觉得不**。他这样的笑,虽然很温柔,却让她觉得十分地扎眼。 

  三两下解决了碗里的食物,看了看其他两人也吃得差不多了,沉吟了下,道。“曹妍,你陪叶公子一起去客栈取一下东西吧。” 

  “是。” 

  “速去速回。”这句是对叶薄红说的。 

  “哼。”回答她的是一句冷哼和一个背影,叶薄红当然知道她的用意拉,明显是要支开他嘛! 

  “到书房坐坐吧。”刚才来偏厅的时候,她好象看见有一个书房的样子。 

  “好。”文云宣依然微笑地应了声。 

  奉上茶水,亚兰拉着小悠出了书房,轻轻带上了门。 

  “亚姐姐?”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把自己拉出来,小悠疑惑地看着她。 

  “别打扰主子们说话,你到旁边的房间候着。” 

  “她也是主子?”小悠不明白了。 

  “她是最大的主子。去吧。”支开小悠,亚兰轻轻看了下关着的门,也退了下去。 

  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罗馨馨有些莫名地看着文云宣。按道理,他那么努力的寻找自己,见到她应该会非常高兴才对,为什么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平常呢?而且他笑的样子,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但是她好像又看到了刚认识时的文云宣。虽然在笑,却笑得有点不由衷。 

  轻轻拉起他带着戒指的手,摩挲着那枚她送给他的戒指,罗馨馨缓缓得说着。“原本这个戒指刚刚合适,现在却松了这么多。你啊你,太不照顾自己了。” 

  “不想和我说些什么吗?”拉住他想要缩回的手,罗馨馨略带逼迫地看着他。“如果不是知道你这段时间的努力,我还真要以为你对我毫不在意呢。”罗馨馨幽幽地看着文云宣,后者却不知道怎么的一直低着头。 

  “为什么不说话呢?”罗馨馨靠近他,几乎将整个身子挨在了他的怀里,抬着头,清清楚楚的看见他脸上的神情。“你真的好瘦啊。”抱住他的腰,罗馨馨有点不可思议地说着。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抱到的是层多么厚的衣服。眉头不经意地皱了起来。 

  回答她的是一记**的拥抱,感觉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里一样。文云宣微微颤抖的身子让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不说,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虽然她可以感受到,罗馨馨小声地在心里补充道。他可真是浪费了这么一副魁梧的身材啊,性子怎么好象越来越别扭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但是文云宣就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嘴唇紧咬得发白。 

  他很想她,想到心都痛了。但是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要怎么对她说,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自己的这一份心情最完整地传达给她,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心情!! 

  “告诉我,你想不想我。”那种在哄小孩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罗馨馨神情颇为无奈地靠在他的怀里,循循尚诱着。 

  感觉靠在自己肩胛的脑袋拼命地点着,不停地**着她的皮肤。“说话。” 

  文云宣的头终于停了下来,静了一下,才听见他在她耳边说着。“想!很想!我非常想你!”随着字的叠增,环住她的手臂的力道也在慢慢地加深。 

  “这样才对嘛,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稍稍退出了他的怀抱,罗馨馨满脸笑容地说着。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文云宣犹豫着。 

  “问啊。有什么不怕说哦。”很好,文云宣的第一次主动发问,这绝对是一个好迹象。 

  “那位叶公子真的只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么简单吗?” 

  “呃……”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么一个问题,罗馨馨着实楞了。 

  “当然不是!”伴随着一声响亮的踢门声,叶薄红有些不悦地看着眼前抱着罗馨馨的男人! 

  “叶公子!”曹妍跟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个叫叶薄红的男人实在是太任意妄为了!! 

  “叶薄红!!”叶薄红毫无礼貌的行为也让罗馨馨大为恼火!但是他的话更让她气愤! 

  “好了,你们都下去,没有吩咐,谁都不准靠近这里。”文云宣及时按住了想要发作的罗馨馨,走到门口,仔细吩咐了下随即关上了门。 

  “云宣,其实……”拉住文云宣的手,罗馨馨着急地想要解释。 

  “我想问一下叶公子,你说的不是,是指什么?”文云宣微笑着打断了罗馨馨的话。 

  “当然是指我和她的关系。”叶薄红像一只在护卫自己领地的小兽一样,眼神紧紧地盯着文云宣。 

  “那是什么关系?”话是问着他的,眼神却是看着罗馨馨。 

  “情人!” 

  “朋友!” 

  两句不同的话同时响起,叶薄红和罗馨馨的眼神狠狠地在空中碰撞着! 

  “到底是什么?咳……咳……咳……”文云宣略微激动地问着,胸口一阵气闷,忍不住咳了出来! 

  “是朋友,只是单纯的朋友!!来,喝口水!”罗馨馨着急地扶着文云宣坐了下来,急急地解释着。 

  “朋友?呵,那是不是随便一个朋友都可以和你亲吻,和你同塌而眠呢?如果是,那我就是朋友。”罗馨馨关心文云宣的样子让叶薄红觉得异常的刺眼,气急反而冷静了下来。红润的薄唇吐出的却是让人让人心寒的话。 

  “叶薄红,你到底有完没完,不要太过分好不好!” 

  “这是真的吗?”虽然已经隐约感觉到一点什么,但是当事实摊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却是那么的难受!!!心好象要裂了一样,痛楚不停地在身上蔓延着,疼得他要疯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其实……” 

  “到底有没有!”文云宣嘶哑地问着,脸上净是被背叛的痛楚! 

  “我……”她要怎么回答,虽然叶薄红说的话让人的想象空间很大,但那却都是事情啊。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了!”推开罗馨馨伸过来的手,文云宣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人像失了魂似得走了出去。 

  “云宣!”罗馨馨紧紧抓住他的手,却被狠狠地甩开。 

  “让我好好静一静!”文云宣面无表情地扫了眼站在门口的人,径自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呜呜呜呜……亚姐姐,主子怎么了!”从没有见过自己的主子这样的小悠,吓得呜呜哭了起来,想追过去,却又被亚兰拉了回来。 

  “我……” 

  “我什么我,你还想要说什么吗?”罗馨馨冷冷地看着一脸怯懦的叶薄红。 

  前一刻或许他还有些兴奋,但是看到罗馨馨冷峻的神情,叶薄红下一刻就后悔了。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机会可以得到她,那么现在他似乎已经把自己的机会亲手扼杀了。“对不起……”他道歉,不是因为他破坏了她和文云宣的感情,而是希望至少可以挽回她。 

  “哼。”完全不理会他的道歉,罗馨馨冷冷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看到门外站着的人,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