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异国志44

44

    “怎么了?”感受到对方的沉默,罗馨馨拉起他的手,轻声问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控制文云宣的,不晓得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问题。 

  “没什么,只是在想要怎么才怎么才能离开这里。”看着四周昏暗的墙壁,文云宣心里不断觉得自己的无能。如果不是他,他们是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吱—— 

  一阵刺耳的声音在昏暗的地牢里响起,文云宣听着脚步声,应该是两个人。“有人来了。”说话的同时,将罗馨馨护到了身后。 

  轻拍他的背,罗馨馨示意不用担心她,虽然她现在的**夫还不是很利索,不过起码的自保应该也不成问题的了。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牢门的左边出现了微弱的烛光,闪烁不定的烛火将来人的影子照得不停晃动,在这个阴暗的地方,让人觉得有些胆寒。 

  “呀,你们居然醒着。”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快就清醒,木云吃惊地看着他们。难道师傅这次下的药轻了?不会啊,她一向下药只有重没有轻的啊?想不通他们这么快清醒的原因,木云索性也就不想了,扯着大大的笑脸看向地上防备的两人。“醒了也好,来,来,来。吃饭了!” 

  罗馨馨两个人被眼前这个女人的奇怪表现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显然前面她是看到自己清醒有些吃惊,但是怎么一下又一脸无害地招呼自己吃饭?无害,这个念头也只是闪了一下,就被木云身后提着菜篮的人打了下去。 

  面无表情,目光呆滞,感觉就像没有生命的娃娃一样的女人站在后面,随着木云的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行动着。罗馨馨和文云宣盯着她把饭菜拿了出来,然后又站到了来人的背后。 

  “吃啊!别光看着,放心,这饭菜没毒的。师傅交代了,在她闭关出来之前,要好生照看你们。”木云依然笑得满面春风,但看在罗馨馨眼里却是异常的难受。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文云宣忍不住开口,坐以待毙绝对是不是办法。 

  “我们?不是拉,是师傅拉!”木云想也不想地纠正文云宣的话,一脸认真的解释起来。“我没有打算对你们做什么,是师傅她老人家要抓你们,不是我。” 

  “你师傅是谁?抓我们做什么?!”罗馨馨总觉得这个人说话的感觉有些怪异。 

  “师傅就是师傅啊,我只知道师傅要抓你们,她没有告诉我抓你们来是要做什么啊。”木云依然非常认真的回答着,说着说着,似乎想到师傅好象真的没有告诉她要抓这两个人做什么,因为回答不了对方的问题而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头。不只是她皱起了眉头,罗馨馨也皱起了眉。 

  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普普通通,还有些痴傻的女人,竟然就是那个老太婆的徒弟?! 

  虽然之前只是接触了那么一下,但是那个老太婆绝对不是会大发慈悲地收养智障人士的好人。“你身后的人是……”如果这个人真的是痴的,后面那个又是被人控制的傀儡,就是她加上那个傀儡,自己和文云宣要制服她应该可行。 

  “哦!你说这个啊!”木云因为罗馨馨的话,两只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这个是师傅新抓来给我的玩具。” 

  “玩具?!”拿人当玩具?!听着木云说的话,文云宣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是啊,玩具!之前抓的那几个人,因为我没控制好操魂虫,一不小心就给弄死了,师傅觉得我应该再好好练习一下操纵操魂虫,就给我再抓了几个人回来,说是给我当玩具的!”木云说完,一脸得意的样子,丝毫没有发现地上两个人有些苍白的脸色。 

  “什么操魂虫?”罗馨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掩饰自己的恐惧。眼前的人,虽然看起来痴,但下手却不是一般的狠毒,竟然将人命说得像可以随意丢弃的物品一样。她终于可以肯定,这个家伙绝对就是那个阴森的老太婆的徒弟了!看来,他们要离开这里,还得另外想办法了。 

  “这个不能告诉你。”木云摇了摇头,看着地上的饭菜,又开始催促他们吃饭。“快点吃拉,再不吃饭菜就凉了。” 

  “好。”罗馨馨说着,拿起了两个包子,递给文云宣一个,自己吃了一口后,示意他也吃。“对了,你师傅是吩咐你要好好照顾我们是吗?” 

  “是啊。” 

  “你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罗馨馨状似随意地说着,眼睛偷偷地注意着木云的反应。 

  “不好。”木云非常老实地回答着。 

  “那你让我们住在这么差的环境,还叫好好照顾吗?” 

  “但是师傅只说把你们带到地牢来,没有说带你们去厢房啊!”木云犯难了。师傅吩咐她把他们带到地牢,但又交代她要好好照顾他们,但地牢的环境有实在太差,这到底怎么办好啊!“师傅没有吩咐,我是不可以带你们离开这里的!” 

  “你把这里弄得舒适些不就好了吗?”如果事情真按她想的那样的话,那他们绝对可以趁对方搬东西进来的时候冲出去! 

  “对哦!这是个好办法!你等等哦!”说完,木云冲似了离开了地牢,留下依然站在牢门对面的女人。举着手里的蜡烛,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女人连滚烫的蜡油滴在手上也没有反应,眼里是一片的死寂。 

  “幸好你没事。”拉住文云宣的手,罗馨馨有些后怕的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人。“之前你也是那个样子,应该也是被那个女人说的什么操魂虫控制了。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文云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握紧手掌的手,静静的让她依偎。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中间夹杂着木云的几声说话声,狭小的过道随着声音的接近变的更加的光亮。 

  “对不起,要再麻烦你们再睡下,饭我会再让人准备的。”木云如是说着,在罗馨馨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就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昏睡前,她自己开始有些怀疑之前对这个女人的看法。她,真的是痴的吗?一个有些痴傻的人,竟然做事这么周全?!还是说,这就是她一贯的处事方式? 

  看来,这次的计划,是失败了! 

  ∽∽∽∽∽∽∽∽∽∽∽∽∽∽∽∽∽∽∽∽∽∽∽ 

  如果不是这里还有着浓浓的霉味,罗馨馨是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自己刚才呆的地牢!在烛火的照耀下,虽然光线还不是特别的明亮,但是也将之前的昏暗一扫而光。除了窗户,房间里应该有的各种东西几乎是一应俱全,甚至,中间摆放的桌子上还有着一些冒着热气的食物。 

  这么周到的摆设,真可以说是牢房中的豪华房了,没想到自己虽然最近接连不断的被人抓,但所受到的待遇竟好得出奇。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好! 

  “刚才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文云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对自己突然失去意识的事情觉得有些困惑,但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惊奇地看着已经坐到了桌边的罗馨馨。 

  “别这么吃惊,跟着我,就是坐牢也是贵宾级待遇,习惯就好。”罗馨馨有些苦中作乐地说着,却让文云宣感到异常的心疼。“来,你也应该饿了吧。这些东西我都试过了,应该没有问题。” 

  “来,多吃一点。”随手夹了些菜给文云宣,听到文云宣低低地笑声,不禁有些奇怪。“笑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吗?”文云宣笑着,他想起了第一次和罗馨馨吃饭时的情景。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相似呢。”罗馨馨也笑了。“算算时间,我来这里也快一年,但这好像是我第二次单独和你这么吃饭。”说着,有些歉意地看着文云宣。“可惜地点不对。”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遭受这么多。如果当初我再努力一些,你也不会被人掳走。如果不是我的疏忽,让歹人有机可趁,也不会连累你再入虎口! 

  “有什么对不起的,只要我戴着这个镯子,这些事情早晚还是会发生的。”罗馨馨无所谓地挥了挥手。 

  “倒是你,因为我的原因,害你吃了不少苦。只怕以后,我的身边少不了这些惊险的事情,你会后悔吗?”看着文云宣消瘦的脸,罗馨馨认真地说着,眼神坚定地注视着他,不愿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波动。 

  文云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罗馨馨紧张地样子,拉起她戴着戒指的手重叠在自己同样戴着戒指的手上,轻轻握住。“我们都已经套在一起了,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也是。”被文云宣含情脉脉地看着,反倒是罗馨馨开始不好意思了。脸微微发烫地坐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他。 

  “馨馨。”轻柔的嗓音,带着蛊惑的声调轻呼着情人的名字。 

  “恩?”罗馨馨抬起眼,看到的是文云宣浓密的睫毛和放大的俊脸,然后是唇上深情的吻。整个人,感觉就像要化了一样。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他这么说着,而她给他的回应是紧紧的拥抱,和缠绵的香吻。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她这么说着,用自己的行动,彻底拂去他心中的不安。 

  虽然凶险不明,但是他们没有胆怯,因为他们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现在不是退缩的时候!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